首页 > 小说资讯 > 《登峰旅途》 第11章 比试 免费试读

《登峰旅途》 第11章 比试 免费试读

编辑:豆腐乳更新时间:2021-09-25 16:52:14
登峰旅途

登峰旅途

很好的一本玄幻科幻书,作者本人老徐文笔真的很不错。

作者:本人老徐 状态:连载中

类型:玄幻科幻

精彩章节

李飞听罢客气几句,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自己造不太现实,毕竟这里面可涉及到了许多专业技术,真要研究起来,还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,以及财力。

之所以这么问,李飞就是想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,毕竟他真没见过,显得有些土包子样。

“对了师姐,据书籍记载,世俗界的药材对我们术士无效,那么我们术界的药材药物,对普通人有效吗?”

李飞忽然这样问道。

“术界的药材,都是属于灵草灵木,本身就蕴含天地能量,普通人如果使用,根本无法承受住。”

陈甜显得很是敷衍的这样说到。

李飞不是笨蛋,也不是不会察言观色,只是一路上见对方脸色始终不对,难道对他有什么不满?

想到这里,李飞尝试性的说到:“师姐,其实作为新人的我来说任务点也不是那么的急需,此次任务结束后,师弟自然会划分一半给师姐你的,至于剩下一半,就交给师兄好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陈甜立马站起来显得十分高兴,李飞心里很是郁闷,看样子对方果然是因为这事了。

“我就不必了。”

季洪坐在驾驶室里头也不回的这样说到。

“你不要拉到!来,我给你说啊!其实不管是海陆空那种载具,它的运行原理都是一样的……。”

陈甜先是对着季洪气呼呼的说了一句,随后竟然主动靠近李飞给他解释了许多有关载具的知识,这让李飞大感划得来!

毕竟载具知识,藏金阁里面没有多少记载。

约莫半个时辰左右,李飞明显感到载具速度放慢不少,而此时的季洪,也示意大家保持警惕。

这一幕让李飞有些不解,因为按照规定,如果地盘存在争议,在矛盾不是无法调和的情况下,全部由三级以下(不包括三级)术士比试决定归属。

当然,矛盾到底有多大,需要高层来商量决定,而此次的任务,就是双方高层达成共识,由他们这些小辈出手比试争夺即可。

既然如此,干嘛还要如此紧张?

“你看上去很紧张?”

陈甜注意到了李飞的神情变化。

“师姐,不是说公平比试吗?为什么还要这么小心?”

李飞压低声问道。

“知不知道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的典故?”

陈甜问道。

李飞一愣,心里立马明白对方意思了。

待到载具挺稳,三人前后下去。

季洪速度很快,利用卷轴之力收起载具后便和陈甜一左一右探查周围情况,倒是李飞毫无经验,显得有些愣头愣脑的不知该干什么好。

“没有发现主场布置痕迹。”

两人碰面后这样说到。

李飞眉头一皱,他自然明白什么叫主场布置痕迹。

说白了,就是怕对方比他们先到,然后利用这里的地势布置一些后手埋伏他们。

在术界,术士间的争斗,主场与客场区别很大的,当然,除非你拥有绝对的实力。

“要不我们布置一番?”

陈甜询问起来。

“不要给对方抓住话柄的机会。”

季洪摇摇头不同意。

李飞虽然没参见过任务,但心里始终绝对万事小心为妙,应该布置布置,只是现在的他没有发言权,还是静观其变好了。

“要不先下去看看药材?”

陈甜又问。

“不必了,他们已经到了。”

季洪抬手指着天空,李飞抬头一看,发现不远处山梁处出现了一辆空用载具。

“派头不小,居然使用这种载具,不怕引起妖兽的注意吗?”

陈甜没好气的说到。

“这里是经过开发和驱逐过的地区,就算还残留有妖兽,也是一些未成年存在,不足以造成威胁。”

季洪这样说到。

这话让李飞来了兴趣,不过他还是忍着没问什么。

空中那载具速度很快,不一会儿就降落在附近空地上。

随着舱门打开,一男两女不慌不忙的走了出来。

看到这一幕李飞神色不变,关于任务人数这方面也是有讲究的,就是不知道对方三人实力如何,分别是几级术士?

那三人显然发现了他们,收好载具后朝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“又是何家姐妹,这下有些麻烦了,倒是另外一个是谁?没见过。”

陈甜显得有些警惕起来,看样子对方那两名相貌基本一样的女子不好对付。

“不知道,应该是新人,但是看他的块头,应该主修体能。”

季洪脸色同样有些凝重。

就在季洪与陈甜对话间,李飞自然也在仔细的打量着对方。

那两女子相貌几乎一样,应该是孪生姐妹,虽然身穿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作战服,但看上去却有一番不一样的气质。

至于容貌,李飞认为这两女子只能算得上普通。

另外那名男子,看上去年纪应该和他差不多大,但是个头比他大了不少,**在外的双臂看上去结实异常,此刻正一脸冷笑的看着他们。

“按规矩,先去检验药材?”

陈甜率先开口问道。

“可以。”

那男子这样说到,至于二女,显得有些以该男子马首是瞻的模样,这让李飞有些意外,毕竟从季洪和陈甜的对话来看,这姐妹两人应该才是麻烦才是。

“没请教这位是……?”

季洪看着那魁梧男子。

“无名小辈,无需在意。”

那男子说罢,率先朝着山脚下走去。

李飞仔细看着他们,见此自然跟上,事实上他对所谓的灵草灵木还是很感兴趣的,毕竟光在书里看,那有实物来得实在?

一行六人一路无话的来到山下,这时李飞注意到,这茂密的树林间居然有条小溪,而一株株只在书里见过的药草就生长在溪水两边,数量不多,也还没成熟。

“比纳草、三月花、罗婆果,一共三种药草,共计十五株,看上去应该还需要一两年才能成熟。”

陈甜仔细看过后这样说到。

李飞同样认真的看着,虽然他心里明白这些药材的作用,但是从一开始就有一个疑惑不知答案,不过现在看来,显然不是询问的好机会。

“三场比试,每场任意五株。”

那魁梧男子这样说到。

“不!”

季洪拒绝道:“三场两胜,不分数量。”

“是吗?”

魁梧男子狰狞一笑:“也可以,生死局。”

李飞一愣,临走时没听过这么一说呀?

“威胁吗?你们高层同意生死局了?”

季洪冷笑一声。

魁梧男子也不说什么,从作战服上取下一个卷轴扔给季洪,后者脸色一变后一把接住。

打开看了一眼,随后将其递给陈甜。

李飞一直站在一旁看着他们,因为他知道双方高层不管哪一方,只要有一方同意生死局,那么剩下一方也必须同意,要么就是选择单独赌每场的数量而不是全部。

陈甜脸色有些阴沉的把卷轴递给李飞,后者只是看了一眼就还给了季洪,而这个卷轴不管输赢是需要带回去查验真假的。

如果是真的,他们就算输也是实力不济,如果是假,那可就很容易爆发一定的矛盾的。

收好卷轴,季洪打了一个稍等的手势,随后示意陈甜李飞二人借一步说话。

拉开距离,季洪看着李飞这样说到:“那男子实力不好说,我们没必要赌生死局。”

李飞眉头一皱,他心里明白季洪的意思,其弦外之音就是怕李飞出问题。

“我也同意。”

陈甜这样说到。

李飞没有发言权,只好跟着他们又回到原先的山坡上。

这里是一处面积不小的小坡度地形,按照规矩,双方既然达成一致,那么就各出一人共同布置隔绝类法阵。

既然是比试,肯定是需要一定的规矩的,一定的战斗范围,这就是其中之一。

而隔绝类法阵,自然可以屏蔽外界的视线,也就可以有效保护里面作战人员的公平。

这种公平有两点,其一是对于自身实力的保密,一般比试结束后双方会共同发下毒誓不泄露各自的能力,当然,对于这种口头约定,没多大束缚性。

第二,就是有效杜绝场外人从旁观者角度暗中提供一些情报,这可是大忌!

“我先上,去探探虚实。”

陈甜说罢,神情凝重的检查一下作战服,随后漫步走进圈内。

对方见此,何家姐妹两人中的一人立马出场。

季洪见此,和对方一人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启动法阵。

下一刻,一道橘黄色光幕拔地而起以半圆形态将两女覆盖其中,李飞双目微眯,里面的情况完全看不清,不过看季洪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也不好多问。

既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,李飞也就只好学着季洪那样席地而坐,不过李飞心里却十分紧张,甚至还有一点小激动。

毕竟人生中第一次出任务,第一次与术士争斗,还是让他十分期待的,那怕输了也无所谓。

一会儿,李飞感觉地面有些震动,法阵里面也时不时想起一些金属碰撞的声音。

李飞歪着头,他在想象里面应该是怎样的一副画面。

倒是一旁的季洪始终不露声色,不知其心中所想。

约莫一刻钟后,季洪身前的法盘光芒闪烁一下,后者立马单手结印撤销结界,那边也是一样,看样子像是收到了什么信号。

随着结界散去,李飞发现原本好好的草地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土坑,而场地中央,两女各自伸出右手握在一起,还在低声说着什么。

下一刻,何家女子举起陈甜的手大声说到:“我输了!”

李飞一愣,这好像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呀!

随着陈甜转身,李飞注意到她身上有几处皮外伤,脸上也有一些泥土,此时正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。

“没事吧?”

季洪关系的问道。

“没事,辛好我早有准备,要不然今天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陈甜坐下后取出水壶这样说到。

“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点吗?”

季洪问道。

“暂时没发现。”

陈甜这样说到。

“好。”

季洪起身走向阵法,对面那魁梧男子冷笑一下准备移动,可这时剩下那何家女子不知对他说了什么,后者停下后由那女子上去。

“看样子师兄被小瞧了。”

陈甜喝了几口水这样说到。

李飞没有说什么,只是神色自然的看着。

“你在想啥?”

陈甜见对方没回应他,便扭头看着他。

“师姐,我以为术士间的争斗应该是惊天地泣鬼神的,而不是这样的比试,看来我又理解错了。”

李飞想了想这样说到。

“世俗界的争斗是什么样子?”

陈甜说着话,控制阵盘启动结界。

听罢此言的李飞愣了愣,稍微迟疑一下说到:“这要看情况,一般来说打架斗殴很少出现人命,至于山野土匪那就不好说了,但一般也是只求财,不害命,至于国与国之间的两军交战那就尸横遍野了。”

“术界也是一样,毕竟不管是谁,小命都只有一条,如果不是必要的话谁也不想去玩命。”

陈甜说着话,视线已经盯着结界了,她似乎还是担忧里面的情况。

听罢此言,李飞若有所思。

这一次时间不长,一刻钟还未到阵盘就传来信号。

随着结界散去,李飞发现季洪半跪在地,另一边那何家女子也是气喘如牛,身体耸拉着,显得很是疲惫。

“我输了。”

季洪吃力的举起手说罢,艰难的起身朝着他们这边走来,但是陈甜不知为何却只是盯着对面,丝毫没有要过去接应一下的意思。

“注意警戒,别去搀扶。”

李飞刚要起身去帮忙,却听见陈甜压低声这样说到。

李飞眉头一皱,难道这时候还需要戒备对方突然发难?

“大意了。”

季洪回到原本坐下后快速服下一颗药丸:“看样子自从上次和对方交手和暴露太多,让对方有所准备。”

“你不是也准备了一套后手吗?”

陈甜不悦的问道。

季洪没有解释什么,只是脸色显得有些不好看。

“师弟,这是传讯阵盘,进去后不要力敌,认输后立马启动阵盘我们就会撤销结界。”

陈甜说着话把一块拳头般大小的阵盘递给李飞,后者丝毫迟疑没有,结果后起身拍拍**上的灰尘走向阵法。

事实上,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结果,那就是过两招感觉不对马上认输,毕竟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实战经验,也没要和他人拼命。

相反的,他也只是冲着长见识而来的,没想过能赢。

对面那魁梧男子依旧冷笑着,抬腿一个箭步就冲到阵法中。

李飞眉头一皱,这速度不慢呀!

随着结界打开,李飞感觉这里面的光线丝毫没有收到影响,这让他忍不住抬头看向高空。

“第一次见?”

对面那魁梧男子冷笑着这样问道。

李飞收回目光四下看了看,最后才看向那男子并一拱手:“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

“想知道我的名字?打赢我就告诉你。”

男子呵呵一笑的摩拳擦掌,他的目光很阴沉,看着李飞继续说到:“你是主修什么的?”

李飞一愣,心里冷笑一声当然不会告诉对方,毕竟术士和世俗界的普通人一样,隐藏的实力足够多,才足够厉害。

“不说也没关系,那我就只好用双拳替我发言了。”

男子狰狞一笑后便朝着李飞走了过来。

“这么说来你的主修方向是体能了?”

李飞开始套话。

“嘿嘿……。”

男子冷笑一声,身体前倾间双膝一弯,整个身体立即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冲了过来!

李飞双目一眯,他看着对方的移动速度心里大概有个低了,不过他并不打算硬抗,而是往一侧跑去。

“想跑?在这结界里你能跑到哪里去!”

男子狂笑一声追着李飞就跑。

这结界范围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但以李飞现在的实力来说,一心想规避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一开始那男子还能大笑着追着,后来笑声逐渐消失,也就是说,现在的情况是一个跑,一个追,不停在这片土地上画圈圈。

“有意思!看样子你也是体能术士了!”

男子忽然停下脚步看着李飞,后者拉开距离后尽量均匀呼吸,而他的视野焦点,全部落在对方起伏不定的胸膛上。

李飞没有回答对方,而是深呼吸一番后主动冲了过去。

“哈哈!”

那男子先是一愣,随后哈哈一笑的抡起右手拳头对准李飞面门就是一拳!

李飞一直死死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,见此情况下脑袋一歪避开一拳间,其右手抬起后已经打在了对方胸口处!

男子受力闷哼一声,不过其反应也是极快,已经打出去的右手立马反勾打算控制李飞,其左手也紧握拳头朝着李飞脑袋打来。

后者始终眯着眼,见此情况下见招拆招的斜过肩头避开对方右手,随后其右手稍微收回些并利用手肘撞开对方左拳,而手肘受力后又借力用力的再度打在对方胸口!

这一拳李飞毫无保留,直接把对方震的接连往后倒退!

但是,因为李飞本身就处于惯性中,而且其左手一直处于代发状态,见此良机下竟然一把反勾住对方脖颈,其右手也是快速跟上并十指锁死!

双臂有了受力点,李飞右腿膝盖立马向上,朝着魁梧男子面门狠狠撞击而去!

显然,对方也并非酒廊饭袋,胸口接连受打击并没有让对方乱了分寸,而是双臂快速抬起回防。

李飞见此,双臂猛地用力将其往下一按,对方意外受力导致腰肢一弯,还未移动到位的双臂自然又差了一大截,而此时,李飞的膝盖已经距离对方鼻梁很近了!

只听一声闷哼,一道血痕从对方鼻腔中出现并成一定弧度的往外喷撒!而此刻,李飞并未松手,右腿膝盖受力后立马借力用力并蹬直小腿朝着对方腹部狠踢过去!

对方再度闷哼一声,而李飞趁此机会受力下松开双臂,整个身体往后一个翻转拉开距离。

魁梧男子身体有些摇摆的往后退,双臂护头,而李飞落地后脸色显得有些吃惊!

他不是吃惊对方,而是吃惊自己为什么第一次作战就能打出这样的招数来?

摆开防御姿势,李飞一边盯着对方,一边快速的回忆着刚才的一切,他感觉太不真实了,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。

魁梧男子稳住身形后一把抹掉鼻血,可是新的血液还在不断流出,只是不知为何他反而一脸凝重的看着李飞,并没有刚才那嚣张跋扈的样子。

李飞依旧在想着,而对方好像已经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忌惮,一时间只是摆开防御姿势没有主动攻击。

就这样,这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奇怪起来,因为双方都摆开防御姿势,不主动进攻。

李飞实在想事情,那魁梧男子则是吃不准对方的路数,实在不敢轻举妄动。

不一会儿,李飞脑中灵光一闪,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打出这样的招数了。

说起来,还是得感谢安九天,以及他的书籍!

那些书里,不但有一些作战经验和技巧,还有一些近身肉搏的注意事项。

最主要的是,那本《滑手决》给了李飞很大的帮助,讲究的就是一个借力打力和借力用力!

搞清楚状况后,李飞收起防御姿势一拱手的说到:“不知在下刚才举动是否有资格索要阁下的名讳?在下李飞,化仙宗。”

魁梧男子一愣,此时的他虽然已经止住鼻血,但嘴巴附近以及下巴甚至身上都有不少血迹。

“在下申达成,正阳门。”

魁梧男子同样收起防御姿势一拱手的说到。

“有幸!”

李飞说罢,从怀里取出阵盘注入能量,那魁梧男子一愣,还未说什么时结界已经散去。

“你是化仙宗的新人吧?记住,不可随意告诉他人我的实力,同样的,我也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
魁梧男子脸色显得有些奇怪,似乎感觉李飞有些不懂规矩一样。

后者一抱拳:“君子一言。”

说罢,李飞举起手大声说到:“我输了!”

魁梧男子再度一愣,李飞发现他的右手已经举起一半了。

“多谢!”

说罢,李飞转身朝着陈甜那边走去。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