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
《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》姜蜜崔景安大结局精彩阅读

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

主角:姜蜜崔景安 作者:贤宝宝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5-23 16:00:34

家族 穿越 反派

第11章

“崔四郎,你给我麻溜的滚出来。”姜蜜冲到崔家老屋就直接推门而入。

崔家老屋有些四合院的感觉,院子是在中间,四面都围着房子。

崔老头和崔老太一共生了两个闺女,两个儿子,大女儿、三女儿都嫁了,崔二郎也是遭了那马车的灾祸后被分家出来的,崔四郎也成家了,暂时住在老屋里。

姜蜜这一嗓子,各房的人都能听到。

“夭寿了,叫嚷的这么响,是巴不得让外人看我们崔家的笑话不成?”崔老太迈着脚出来,身材倒是高瘦,年过五十,脸上的皮肉也耷拉了下来,脸上多的是晒斑。

崔老太生性严肃,原主记忆里都未见她笑过。

姜蜜可不是原主那个窝里横的,她也不怕这崔老太,两片唇瓣上下一碰,就道:“把崔四郎给我叫出来,要不然今儿这个家里别想安生。”

崔老太把耷拉的嘴皮子抬起来,深深的看了姜蜜一眼,道:“你是想怎么个不安生啊?”

这时在屋里抽着旱烟杆子的崔老头也跑了出来,“儿媳妇找四郎啥事啊?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。”

他肤色黝黑,长得算是丑的,细眼塌鼻子,一张阔嘴,原主记忆里他倒是个宽厚人。

姜蜜皱了皱眉头,想来那崔景安倒是随了崔老太。

“崔四郎在送去我家的水里下了药,偷走了我家二郎的轮椅,爹你可得做主啊。我们家二郎受了这重伤已经是千难万难了,又被分家出去,眼下连当做腿一般的轮椅都被拿走了。”

说起分家的事儿,崔老头就理亏的低垂着脑袋。

倒是崔老太腰板挺得笔直,抬着下巴傲气的对姜蜜道:“分家的事过去就休要再提,当初也是二郎自己同意的。这就是他的命,他自己受了这个灾,总不能拖着全家去死吧。”

这副凛然的样子,倒像是她才是有理的一方。

“成,当初二郎在元府当管家,可没少给你们钱,你们可出钱买过一副药?毕竟有些人天生心就是偏的......”

话罢,姜蜜看了一眼崔老太。

崔老太不吭声,依旧是那高傲的姿态,不过手却紧紧绞在了身前。

姜蜜见她脸皮如此厚,继续道:“你们不出二郎的药钱,那没事,但是你们盗走轮椅,这就是要二郎的命,说是仇人都不为过了。

你们赶紧将崔四郎给叫出来还了轮椅这事儿就作罢,若是他真拿去卖了,我状告到衙门里,到时候县太爷来个人赃并获,就等着坐牢吧。”

“老婆子这是咋回事啊?若是四郎真的拿了二郎的轮椅赶紧还他!”崔老头叹息了一声,老婆子有心结待二郎不好也就罢了,但是也不能拿人轮椅啊。

崔老太眉头紧皱了起来,有些犹豫。

这时,崔四郎的儿媳妇黄氏从屋里急匆匆的就跑了出来,她瘦的和麻杆一样,一张脸瘦长瘦长的,眼梢微微吊起。

在崔老太开口之前,就将她的话打断。

“娘,下个月大宝就要上学堂了,先生说五岁启蒙最好。家里还等着用钱呢,别旁人说几句您就心软了,有钱还不得给她造没了......”

黄氏说话间眼神在姜蜜的身上上下瞥着。

姜蜜见黄氏话说完,崔老太就侧身过去,“姜氏,什么轮椅,四郎不知道,我们也不知道,你要寻去集市上寻寻吧。”

“老二媳妇,这是不是一场误会啊。”崔老头是一脸茫然。

姜蜜本来被肉挤得就小的眼睛,眯起来只剩一条缝。

她敢打赌,这婆媳肯定是知情者。

她脑子飞快的转动,看到了崔老太晒在院子里的床单,一把过去就薅床单。

黄氏见状当即就故意大喊起来,“二嫂你这是在瞎闹腾啊,这是来我们家抢劫嘛,这床单你也要啊?”

姜蜜拿着床单就进了堂屋。

在崔家人的眼皮子底下,把床单从梁上甩过,打了个结,然后艰难的伸长脖子就去够那个结,可惜太胖了,很是费力。

“二嫂,你不会是要去寻死吧?”黄氏脸也吓得发白了。

崔老头和崔老太也匆忙的跑进了堂屋。

“老二媳妇,下来!”

“你就闹得这一出,以为就能唬住我们了?”

姜蜜手上其实早就从空间里取了一个薄刀片了,演戏讲的是点到为止,若是吓不住崔家的人,她也不能真去死啊。

“你们别拉我,二郎没有活头,我也不活了。看我吊死在你家梁上,我看你家大宝还怎么念书,他爹崔四郎背着一条人命,看他怎么走科举之路。”

姜蜜一口气说完,就要往床单打得绳套里钻。

她这脖子刚挂上去,黄氏就尖叫起来,“崔四郎你出来把轮椅还给他们,这大宝的前途可不能被他们给毁了。”

崔老头这才回过神来。

原来自家老婆子真的联合老四两口子将二郎的轮椅给偷来了。

他的指尖点着崔老太的脸,气愤的说了句“你啊”,然后就手忙脚乱的把姜蜜给抬下来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不过床单套箍紧脖子的感觉也是不好受,姜蜜看着底下被自己压得气喘吁吁的崔老太崔老头和黄氏,心里舒坦点。

姜蜜看着和崔老头八分相似的崔四郎将轮椅推了出来,她才松了口气,还好没有白费功夫的演这场上吊的戏码。

这时一阵惨叫响彻云霄。

“我的囡囡呐——”

一阵旋风从眼前刮过,姜蜜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拉入了怀里,正将她的脸埋在她胀鼓鼓的胸脯上。

要不是没有感觉到危险,姜蜜就要拿刀片了。

姜蜜抬眼,看到了一个圆脸杏眼妇人,头发梳的整整齐齐,头发上还斜插着一根木簪子,发丝还垂在了她的脸上,有几分痒。

她正心疼的搂着姜蜜,看到房梁上床单做的绳结,唐桂花当即就大骂了起来。

“你们黑心肝的老崔家啊,我放在心尖上宠大的闺女就被你们这般作践,我跟你们拼命。不要脸的腌臜东西,不管重病的儿子,逼死儿媳妇,我看以后十里八村谁敢和你们结亲,你们就是出去也是过节的老鼠,人人喊打......”

唐桂花骂得是唾沫横飞。

姜蜜听了直呼解气,若是唐桂花的口水不朝她脸上喷就更好了,她默默的抹了一把脸。

“亲家母你听我说,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是老二媳妇她自己爬上去的,还好没出事。”崔老头慌乱的解释。

“你放屁,我闺女隔三差五有我送来的大鸡腿吃,她咋个会寻死。”唐桂花一个字儿都不信。

姜蜜拉了拉她这个娘的衣角,“真是我。”

“乖乖,娘给你喂得白白胖胖,你咋舍得死?”唐桂花用手捧着姜蜜的脸,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。

姜蜜就把崔四郎抢走轮椅的事儿说了。

唐桂花一把将姜蜜放在地上,揪着崔四郎的衣裳就将她扯出了崔家门外,这唐桂花一股怪力,寻常男子都是不如的。

“大家来评评理,崔四郎抢走我女婿的轮椅,害得我女儿都上吊了......”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