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短篇言情 > 渣男小叔是大佬
渣男小叔是大佬黎遥遥封御珩精彩章节在线试读

渣男小叔是大佬

主角:黎遥遥封御珩 作者:夜暖暖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5-23 16:11:03

大佬 渣男

第3章

黎遥遥疼的想咬手背,被封御珩制止,勾着她的脖颈亲了上去。

黎遥遥干脆发狠咬在了他的唇上,血色漫延才缓解了痛楚。

封御珩被咬,却心情很好。

一吻终了,他唇角扬了起来,似乎心情很好:“看来封程不行,怪不得要给你下药。”

黎遥遥简直无语死了,伸出手锤了下他肩膀:“这时候提他,你败兴不败兴?”

封御珩扬眉:“那就不提,做点助兴的事。”

不等黎遥遥反应,封御珩便勾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。

这次不是亲一下那么简单,封御珩强势又霸道的攻城略地,黎遥遥脑子轰的一下炸了。

这药效全靠黎遥遥自制力压着,这会儿被封御珩这么亲,哪儿还顶得住,一下子邪火乱窜,黎遥遥完全失控了。

春宵一刻值千金,什么封程,她已经记不得了!

封程站在门口没走,房间里暧昧的声音不断传来,里面的男女在做什么,他听得一清二楚。

他要疯了!

封御珩这个恶人!霸占自己侄子的女人,简直丧尽天良!

封程气到脸绿,这可真是头顶青青草原了,还是小叔亲赐草原。

黎遥遥也不知道封程什么时候走的,封程在她身上下的药太狠,一被引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一直折腾到药效退了一些,黎遥遥猛的一个激灵,从溺死个人的温柔乡里清醒过来。

她漂亮的脸蛋被汗水浸润,声音微哑却十分冷静:“封程什么时候走的?”

封御珩:“不知道,哪儿有时间管他。”

黎遥遥蹙眉,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觉得不太妙。

“折腾太久了,恐怕要出事。”

封御珩:“嗯?这半夜,能出什么事。”

黎遥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男人:“你以为咱俩这样,封程会就这么算了?”

封御珩饶有兴味道:“不然?他又不敢对我如何?我可是他小叔。”

黎遥遥呵了一声:“你还说你是他小叔呢,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你这个侄子,他城府又深心思又毒,他是不敢惹你,但你有没有想过,你把我睡了,我家里人会怎么样?恐怕他已经告状告到我家里去了。”

封御珩沉默几秒,真心反问:“难道不是你把我睡了?”

黎遥遥:“……总之我劝你穿件衣服,不然等下闹起来你这幅样子不太雅观。”

黎遥遥这会儿已经麻利地穿好了衣服,封御珩心思转了几转,坐起身子来两手一摊:“我衣服被你扒了,眼睛又看不到,你帮我找找。”

属实像个废人。

黎遥遥服了。

自己腰酸背痛的,还得伺候他,但这会儿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。

黎遥遥迅速找到了他的睡衣,想了想扯开了两个扣子往他身上一罩,望着他那俊美的脸庞:“你要娶我,是说真的?”

封御珩扣住了她的手,浅浅一笑:“当然,君子一诺重千金。同样,你答应我了,就逃不掉了,必须给我做小媳妇。”

黎遥遥:“我不逃,你不是都说我睡了你吗,我会对你负责。不过得等过了今夜我们再谈,现在时间来不及。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名字。”

封御珩:“封御珩。”

黎遥遥:“黎遥遥。”

两个的自我介绍简短到一点不像刚才还缠在一起。

此时外面不断有车灯闪烁,渐渐嘈杂的人声已经传来了。

封御珩蹙眉:“外面什么声音?”

黎遥遥:“戏台搭起来的声音。你自己把衣服穿好吧。记住了,等下有人来问,你就说你自己睡得好好的,突然有个女人进来霸王硬上弓,你无法反抗——”

封御珩忽而笑了,勾唇的瞬间面容更是俊美似天神,他摸索到黎遥遥的脸蛋,用拇指暧昧地摩挲了两下:“这么说会不会太丢脸了点?”

黎遥遥身子一颤,恨声道:“脸重要,还是命重要!我这是在护你!你要是不这么说,会被打死的!”

封御珩挑唇,笑的极好看。

黎遥遥皱眉:“笑什么呢?”

封御珩:“在笑有小媳妇护着真好。”

黎遥遥无语:“没时间和你扯皮,记住了,一定要说觉得我被下药了,浑身不对劲。”

这样她才能借机查下药的事。

封御珩斯文且安静: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黎遥遥满意,转身出了房间——

小洋楼外,几辆车子匆匆停下。

封程和他母亲赵美婷都在,迎面走向黎家人。

封程:“黎大哥,你们来——”

黎家大哥黎墨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:“王八蛋,我妹妹人呢!”

封程被打的眼冒金星,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赵美婷急了,上去去拦:“唉!你怎么还打人呢!”

封程捂住脸对母亲摆摆手:“妈,不怪黎大哥生气,我自己也恨不得抽自己,是我没照顾好遥遥。”

黎家二哥黎堔拉了一下自家大哥:“大哥,先别冲动,我们先了解下情况。”

黎家三哥黎启宁:“封程!到底怎么回事,你说清楚!今天要是找不到遥遥!我弄死你!”

封程脸色白了白,痛苦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们在对面那栋那边办派对,遥遥说头疼,我就把她送这边来休息。我本来是打算等她休息一会儿,我送完朋友就回来接她,送她回家,结果我回来之后,人就不见了,只留了字条说要自己回家,可、可她手机没带,打电话给你们,你们又说她没回去家,那她能去哪儿?”

黎墨:“你找过她,确定她不在这里?”

封程:“我该找的房间都找了,就、就有一个房间我小叔今晚住那里,她怎么也不能去我小叔的房间啊!但这不可能!遥遥不是那样的女人!可除了那里,我里里外外都找了,真的没人!我也快要疯了!”

言外之意:她就在我小叔的房里。

黎遥遥在二楼,差点要给封程鼓掌了。

真正的**,敢于大方的戴上绿帽子。

欲戴绿帽,必承其重啊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