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何日复来归
《何日复来归》完结版免费试读 《何日复来归》最新章节目录

何日复来归

主角:顾丞郁景词 作者:佚名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2-05-23 16:23:19

我面色平静,可是太子却出了声:“何人聒噪,扰孤清净?”

众人大惊,绕过梅树,疾步而来。

看见我和太子单独相处,她们的眼中都闪过一丝错愕,而后躬身行礼,“参见太子殿下!”

可是太子并没有让她们起身,而是在那冰雪之上跪着,天寒地冻的,任由这地上的冰雪霜寒渗透衣物,沁入膝骨,她们是各个家族中金玉堆砌养出来的贵女,何曾受过这种折磨。

可是这次面前之人是东宫储君,未来的天子,他行事无人敢置喙半句。

“方才是谁在说话?自行掌嘴二十!”太子缓声出口。

气氛有一丝压抑,顾缈左右环视,可那些小姐们为免惹祸上身纷纷指认她,她满目惶恐,却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我,“嫂子,你救救我……”

和前世一样,要求救或者背锅的时候,便将我推到前面去了。

我莞尔一笑,“顾小姐,可不要乱认亲戚,有你这样的恶毒长舌妇做小姑子,谁还敢当你嫂子呢?我好心提醒你,若是你自己下不了手,殿下可就差人下手了,那些粗使嬷嬷们,手劲儿可是大得很。”

话音落,顾缈便朝着自己脸上招呼了去,生怕自己打得慢了便有老嬷嬷们过来下手了。

那些绸缎锦绣织造的华美衣裙,此刻匍匐在雪地之中,沾染了霜雪,更沾染了泥渍,膝盖处已被雪水打湿。

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,那些被娇养的女儿家们已经受不住了,身体已在瑟瑟发抖,她们惶恐不安地微微抬起头颅,向太子乞求着恩典。

他神色不改,只淡漠地看着,而后抬眸望了过来,似乎在寻问我的意思。

恰逢女官传话,说是宴会开始了。

我朝着太子开口道:“殿下,我们去前殿吧。”

他这才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声:“平身吧。”

那些世家千金们,起身望了我一眼,再无先前的张扬姿态,反而眼神中带着几许惶恐。

太子缓缓起身,伴着几声轻咳,行动间,广袖微动,自有一番矜贵华然的气度。

我亦步亦趋地跟着,走在他的身后,只听他似是在轻笑,转而问了一句,“可解气?”

我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素有贤德、心怀天下的太子,竟也会有这般孩子气的举动。

我笑了,点了点头。

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,他照拂我,我自然也是念着他的好的。他也回之一笑,朗若皎月,灿若繁星。

我恍然发现,尊贵非凡、睿智贤德的东宫储君也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。

在神坛上待太久了,他大概也觉得孤寂无趣。

他身份尊贵,生来便俯瞰众生,清冷疏离,矜贵傲然,可是世人对他的期待是未来的明君,千斤重担压在肩头,生平最不能的,便是肆意。

突然,有些难过。

他这样好的人,为何……只剩下三年?

我跟在他的身后,入了大殿。

众人探究的目光袭来,而我们各归各位,分别落座。

那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,正是顾丞。

我循着望去,他的眸子中竟是恼怒。

他在恼什么?恼我和太子一起吗?

皇后与韩贵妃不对付,便在宴席上刻意提起这桩事,直言云阳行事荒唐,坏了郁家和顾家的亲事。

可是韩贵妃还未出口,顾丞便一力拦下,转而说道:“皇后娘娘言重了,我与景词之事错处皆在我,不关云阳公主的事,莫要使她声名受污,况且我与景词之间只是闹了些矛盾,这桩婚事是祖辈所定,来日定会如期完婚,何谈坏了郁家和顾家的亲事呢?”

我的手在衣袖中攥成拳头。

如期完婚?

他为了保住云阳的名声,为了延续着顾家的荣光,竟然不惜颠倒黑白、混淆视听,也要继续把这桩婚事认下去,他可真是让我觉得恶心,我在他眼中便是一个工具罢了,他和郁家的婚事,能助他更快的重振顾家,可他以为拿捏住了我的心意,便可以肆意践踏、为所欲为了,只要随便说几句好话,我便会乖乖听话,不计较他对云阳的殷勤暧昧。

云阳从未提起过要将他招为驸马,他此刻弃了我,便是什么都得不到。

他在逼我认下他的话,让众人以为这不过是我小女儿家闹矛盾说些气话,那些退婚之语都是不作数的,还要我迫于形势地去为云阳开脱,让我亲自点头这件事与云阳无关,是我多心闹了脾气。

他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?

只能说,这一次,他错估了我。

皇后听了他的话,面色不悦,转而将视线对准了我,似笑非笑地问道:“郁家小姐,果真如此吗?”

顾丞的下巴微抬,眼底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傲然。

我迎着他自负的目光,缓缓出声:“禀皇后娘娘,臣女已将退婚书交予顾公子,从此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,臣女愿成全他与云阳公主,此后顾公子愿意痴守明华宫也好,愿意与公主酣醉而归也罢,都是他的自由,与臣女再无干系。”

皇后闻言,笑得很是得意,转头看向了顾丞,“看来顾公子还没搞清状况,得陇望蜀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顾丞眼底那淡漠的笑意也渐渐消逝,脸上留下的除了尴尬,还有恼怒,“我并未答应退婚。”

太子轻声一笑,众人循声望去,他坐于高处,眼底尽是睥睨姿态,银白华袍平添贵气,只听他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三心二意、见异思迁可不是君子所为,顾公子一边与云阳亲昵有加、举止失度,一边又不愿答应郁姑娘的退婚,莫不是想脚踏两条船?将天家公主与世家贵女尽收府中?”

最后一句话,太子的语气已然冷冽,带着上位者的威压,凛然气势,不可忽视。

“在下自知不配,亦不敢。”顾丞连忙拱手应道。

太子玩味抬眸,而后缓缓道:“如你所言,的确不配!”

太子看向了皇帝,“京都流言纷纷,皆言云阳横刀夺爱、坏她人姻缘,实在有辱天家门风,而今郁姑娘大义放手,何不成全云阳的情意,有情人终成眷属,也算一桩美事,父皇以为如何?”

太子的话,在帝王心中分量最重。

但凡他所言,皇帝甚少驳。

他此话一出,韩贵妃和云阳全都急了。

可皇帝却动了心思,“太子所言,朕以为……”

“父皇,儿臣不愿!”云阳朗声开口,躬身跪地。

她激烈的反应,让顾丞眸光逐渐黯淡,眼角眉梢尽是失望和颓然。

云阳毫不留情的拒绝与嫌弃,众人看得分明,往日里让他相伴左右,也无非是逗趣罢了,图个乐子,再想要得多了,便是他不配了。

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,他看惯了女儿家为他争风吃醋、耍弄小心思的模样,而今日,当着众人的面,我退婚在前,云阳拒婚在后,他被嫌弃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顾家早已落魄,他苦心维持的体面,而今被碾碎成泥,分毫不剩。

陛下看到云阳态度如此激烈,开口道:“云阳既然不愿,此事便改日再议。”

太子端坐高位,轻轻抬手抚了抚衣袖,而后缓声道:“父皇既然应了云阳的拒婚,那郁姑娘退婚之事,父皇是不是也一并允了呢?”

顾丞闻言,神色已然骤变,脸色是说不出的难看,而顾缈本来红肿的脸庞此刻更红上几分。

皇帝思索片刻,而后道:“郁家小姐既然不愿,朕也不愿世间多生一对怨偶,婚事便作罢吧。”

“多谢陛下。”

宴会既罢,我站在白玉石阶前,凉风飒飒凌然而过,可我只觉无限自由,我终于可以摆脱与他纠缠的数十年了。

虽然我知晓,短短数年后,他便会成为一代首辅,权倾天下,可那又如何?

我再也不用日日夜夜备受折磨,再也不必去同他人争个高低,再也不必受着他的冷落看着他与旁人琴瑟和鸣……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