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报告:靳少把小夫人宠上天啦
报告:靳少把小夫人宠上天啦秦漫靳之衍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报告:靳少把小夫人宠上天啦免费精彩章节

报告:靳少把小夫人宠上天啦

主角:秦漫靳之衍 作者:恩莉的裙摆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5-23 17:09:52

夫人 靳少

“阿衍,刚刚牧深说的话虽然不中听,但却是有道理的。”

“你喜欢那个小丫头,可她毕竟涉世未深,你确定她知道一些事情后,还能安安心心的待在你身边吗?”

其实裴瑾聿更想说的是趁着现在还没陷太深,赶紧抽身吧。

他可不想看见一向被奉为天之骄子的男人为情所困的样子,那不该是靳二少该有的姿态。

靳之衍出来的时候,会所里已经没什么人了。

裴瑾聿跟在他后面,叽叽喳喳的说了不少话。

走在前头的男人像是终于觉得烦了,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话这么多,可以考虑去做个讲师,现在的工作确实大材小用了。”

裴瑾聿:“……”

他是替他操心好不好?算了,好心没好报。

裴瑾聿无趣的撇嘴,刚要转过头去,下一秒却突然看见前头的男人加快了步伐往大门口走去。

像是看见了什么人。

他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也连忙快步跟了上去。

“这么晚,谁带你出来的?”

男人的视线落在此刻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马路边上的小姑娘身上,一双眉头蹙的很紧。

秦漫听到声音回头,见到是他,礼貌的叫了一声,“哥哥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点头,视线在她吊着石膏的手臂上转了一圈,须臾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说着,下一秒就要弯腰去抱她。

“不……”

秦漫开口,还没来得及拒绝,那边,陆廷舟就开着车出来了,他视线落向这边,说话的声音里带着丝明显的不悦,“漫漫,上车。”

秦漫见状连忙朝面前的男人道:“哥哥再见。”

下一秒便迈着步子朝陆廷舟的车走过去,几乎是刚在位置上坐稳,车子就发动了,没一会儿便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。

裴瑾聿赶过来看到这一幕,皱眉有些不解,“你怎么得罪姓陆的了?”

一旁的男人此刻眼眸很深,视线落在疾驰而去的车身上,只吸着烟,不语。

车上,秦漫被陆廷舟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看向握着方向盘的男人,“哥哥你怎么了?”

陆廷舟闻言朝她那边看去一眼,打量来打量去,还是觉得怎么看怎么单纯。

须臾他开口,“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吗?”

“什么话啊?”秦漫显然已经不记得了。

陆廷舟只得又重新叮嘱她一遍,“让你离靳诗桉她哥远一点。”

秦漫本来也没打算老是和人家接触,可看着自己哥哥突然变得这么敌对的态度,她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,“为什么?哥哥你们俩不是很好的朋友吗?”

陆廷舟闻言哼哼一声没搭话。

那句,因为他会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他家漫漫太单纯了,他怕说出来吓到她。

再者,靳之衍和林家那位的关系恐怕撇不清,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被卷进他们的漩涡里去。

靳诗桉在家等了很久也没见她哥回来,刚要打个电话去问一下的时候,门口忽然传来了声音。

“哥,你回来了?”她连忙迎上去。

男人此刻的脸色不太好看,靳诗桉小心的看了他一眼,斟酌了很久却不知道那句话到底该不该说?

“要说什么就说。”男人像是看出来了,放下外套去客厅拿酒的时候在靳诗桉的耳边落下了这么一句话。

靳诗桉闻言,几乎连想都没有想,下一秒便原封不动的将早上陆廷舟交代她的那句话给男人说了,“那个……漫漫她哥让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颀长的身子此刻正站在琉璃台前,手里拿着一瓶格兰菲迪在往杯子里倒。

“他说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靳诗桉还是忍不住的往他脸上看去一眼,见他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表情,这才继续道:“他让我告诉你,老牛休想吃嫩草。”

“呵。”话落,男人勾着唇冷笑出声。

他修长的手指落在杯沿上,轻轻点着,眸底的光在此刻显得异常深邃。

他看上的人便只能是他的,谁说了都没用。

秦漫,他要定了。

靳诗桉见状,好奇的问了句,“哥,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?”

男人闻言,这才偏头往她的方向看过去,下一秒却是神情不悦的开口,“上楼睡觉,不该问的别问。”

“哦。”靳诗桉撇嘴,一步一回头的上楼了。

她总感觉她哥貌似心情不太好,听了她这句话好像更不好了。

秦漫到家后,陆母不放心的把她全身上上下下的都给检查了一遍,见她没受伤这才松了口气,须臾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句,“你哥带你去哪里了?没去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吧?”

秦漫闻言朝站在陆母身后的陆廷舟看去一眼,须臾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陆母放心了,给秦漫擦完药膏后又忍不住多叮嘱了句,“不要跟着你哥瞎混,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“以后还是少跟他出去。”陆母眉头皱的厉害,她刚刚几乎是数着时间度过的。

“好……好吧。”秦漫点头,知道她大姨在防着什么。

她大姨一直都不喜欢她哥和姿渟姐接触,估计是猜到了,毕竟她哥嘴角的伤口那么明显。

“好了,好好休息吧,大姨先出去了。”须臾陆母起身。

“嗯。”

拉开门的时候,陆母似是想到什么,回头盯着躺在床上的秦漫看,好一会儿犹豫的问了句,“想不想妈妈?要不要大姨把她叫回来?”

秦漫闻言,垂头,须臾有些落寞的道:“不要了,我不想她担心。”

“行。”陆母闻言叹气。

就没见过哪个孩子像她家漫漫一样懂事的,乖的让人心疼。

她妹妹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,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吧。

从小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,就不哭也不闹的,见到别人都有妈妈牵着去上学,明明羡慕的很,却还是体贴懂事的跟人说,我妈妈很忙的,因为她要赚钱养漫漫,漫漫不能给她添麻烦的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