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
《王妃她又在作妖了》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容卿宗阎小说阅读

王妃她又在作妖了

主角:容卿宗阎 作者:南北望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6-24 11:26:05

王妃

看容卿一脸惊诧的表情,仁王:“怎么?可是不愿意?”

当然不愿意!

那昭和公主的凶悍,可是亲眼看到了,这上去不是受罪就是受死,谁愿意?

只是,不敢承认,否者死的更快。

容卿:“王爷,奴婢怎么能不愿意呢?只是,这是给王爷您选妃,奴婢上去打擂台不合适呀!”

仁王听了,看着她,哼笑一声,几不可闻道,“这时候倒是知道恪守规矩了?之前对本王上下其手的时候,怎么就没觉得不合适呢?”

说着,语气越发冷硬,“男女之事都做了,打擂台倒是不合适了?”

强了你合适,但做夫妻,不合适?

这想法出,仁王盯着容卿,眼睛微眯。容卿这行径像什么?像极了那种得到女人身体,就对女子弃之不要的陈世美!

想着,仁王眸色越发阴沉起来。

敏锐感觉到仁王身上的杀气,容卿心跳了跳,特么的,这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吗?

真想跟他来个硬碰硬,可惜,碰不过。与仁王比武力,简直是以卵击石。跟他比,那还不如跟昭和公主比,起码还有胜算!

识时务则为俊杰,想着,容卿瞬时开口,“王爷,奴婢之前已对王爷不敬一次了,现在又去打擂台,怕是又一次冒犯了王爷,所以才犹豫了的,望王爷不要误会奴婢才好呀。”

仁王听了还未说话,就听高位上的皇上说道,“今日昭和公主也累了,暂且歇息歇息,明天再继续吧。”

皇帝开口,昭和公主纵然觉得多余,也不好违背,恭应。

仁王什么都没说,起身,大步走人。

那目中无人的样子,让皇上心头蹿起一股火气。不过,很快就又下去了。这些年了,对宗阎的邪性子,他也该习以为常了。

昭和公主想追过去,被昭和太子拉住了。

追着跑像什么样子,该有的矜持,必须保持。

昭和公主静静站着,望着仁王的背影,眼里是势在必得的光芒。特别是通过今日上午的比试,昭和公主更有信心了,大宗女子太过娇弱,完全不堪一击。所以,无论大宗皇帝接下来派谁上来,她都稳操胜算。最后,仁王妃的位置只能是她的!

在昭和公主自信满满中,容卿坐在马车内,看着仁王那晴冷绝艳的面容,轻声道,“王爷,奴婢明日就该奔赴战场了。所以,在此前能不能答应奴婢一个请求?”

奔赴战场?

嗯,说的倒也没错,容卿与昭和公主比武,就是战场,且还是稳输不赢的那种。

容卿——对武术完全一窍不通的人,这是仁王让清风查探的结果。

所以,一个不通武术的人,对上昭和公主这个武艺精湛的,孰胜孰败,已是显而易见。

仁王:“什么请求,说!”

“给奴婢点银子,让奴婢去置办身衣服,再吃顿好的吧!”

跟在马车外的清风,听到这话,心里腹:这是要准备寿衣和断头饭了吗?

她倒是挺有自知自明的。

仁王听了,看她一眼,唤了清风一声。

清风会意,从怀里拿出一张百两银票递给了容卿。

“那奴婢就先去置办了,奴婢告退。”容卿拿过银子,下了马车就走了。

清风:这是亲自给自己置办后事去了。

清风想着,看着仁王,轻声道,“王爷,容九与昭和公主比,是毫无胜算。所以,到时候若是昭和公主赢了,主子真的要娶她过门吗?”

仁王瞟了清风一眼,不咸不淡道,“你觉得呢?”

清风;不可能!

昭和公主竟然想强嫁主子,这是试图强迫主子呀!是最大的没分寸。所以,凭着主子的性情,若要,也不会要她的人,只会要她的命!

清楚知道这一点,清风:“是属下愚钝,请主子恕罪。”

仁王没理会他,静静坐着,若有所思,容七真的这么轻易就认命了?仁王觉不可能!

她若那么容易就认命,早就死在他的手里了,又怎会蹦跶到现在。所以,容九这恶贼,大概又在心里憋着什么坏。

这么猜想着,仁王倒是有些拭目以待。

“王爷,杜大人来了,求见王爷。”

刚到王府,听到管家的禀报,仁王:“不见。”

恭候许久的杜之奇,接到仁王拒见的话,心里发苦,明明是仁王让他来领人的,现在又不见,这真是……真是仁王的作风!就是这么的反复无常,就是这么的强势蛮横。

在大宗王仁王就是规矩,王法都是其次。

其实很多时候杜之奇都觉得奇怪,为何皇上能如此纵容仁王呢?

只是纵然再好奇,皇家的事他也不敢探究。现在,他只希望他儿子能活着从仁王府离开。

……

这一晚,容卿未回府,仁王也未曾过问。只是在第二天,见到容卿的时候,仁王眉头几不可见的挑了下。

两个花苞头,一张小肉脸,一身嫩绿色的襦裙。

这模样,这打扮,妥妥一个刚萌芽的小嫩草呀。无论怎么看,怎么看都是个柔弱可欺的。

“奴婢见过王爷。”

看着乖巧向他行礼的容卿,仁王眸色悠长,容卿在盘算什么,他已多少能猜到了。

清书:容九做出这畜生无害的样子,是打算利用外表让昭和公主轻敌,然后她来个出奇制胜吗?

只是,如果容九这样盘算,那她可能想的太简单了,昭和公主可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“既然准备好了,走吧!”

“是。”

容卿恭应,随着仁王前往分皇宫。

当到地方时,下车前,仁王对着容卿道,“好好比,赢了有赏,输了……就以死谢罪吧!”

容卿:次奥!狗逼男人真是会激励人。他这话一出,她顿时精神抖擞,只能拼死一搏了!

“怎么?可是对本王的话有所不满?”

容卿听了,还未说话,在看到仁王又将手朝着她的头伸来时,面皮一紧,麻溜跳下马车,跑了!

看容卿那飞窜的身影,仁王冷哼,她这一跑,等于是欲盖弥彰,这恶贼定然又在心里骂他了!

这刁奴,欠管教!

皇宫

皇上和皇后昨日还在好奇仁王身边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丫头,好奇那丫头什么来历身份。今日就听仁王说,要让那丫头上去打擂台!

皇后看着容七那模样,心里:让她上去,比柔弱吗?若是,那倒是还有胜算。

皇上:“皇弟,让这丫头上去,怕是不合适吧?这可是给你选妃!”

“皇兄说的是,这是给我选妃。所以,我觉得她上去很合适。”

皇上听言,皱眉,“皇弟,莫不是想让这丫头做王妃吗?”

仁王听了,凉笑一声,“皇兄真是爱说笑,这丫头无论是身份,还是模样,哪里是有资格做本王王妃的?”

皇上听了,刚要说话,仁王已起身,“走吧,时辰到了,该打擂台了。”

擂台之上,昭和公主看着容卿,眉头微皱,大宗是没人可派了吗?竟然派这么个丫头来送死!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