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蚀骨情深:替嫁傻妻宠上天
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蚀骨情深:替嫁傻妻宠上天章节在线阅读

蚀骨情深:替嫁傻妻宠上天

主角:沈年傅泽霖 作者:顾火火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12-14 18:47:56

蚀骨情深 替嫁 蚀骨 情深

第2章

她坐在地上,抹着眼泪。

可傅泽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。

老李一脸心疼,他弯腰把沈年从地上拉起来,哄孩子似的拍了拍沈年的肩膀,“别哭了丫头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沈年抽噎着,用手背抹掉下巴的眼泪。

老李突然犯了愁,第一次见连自己多大了都不知道的人,于是他又说:“你是不是不想回去?”

沈年忙不迭点头,抓住老李的袖子,祈求道:“爷爷,我不想回去,不要让我回去好不好?我会乖,我很听话的!”

“我也做不了主啊。”老李叹息道,他沉吟道:“你的去留只有少爷才能做主。”

老李这句话像是在暗示着什么,他说完以后就离开了房间,沈年却紧紧跟了上去,可怜兮兮的跟在老李身后,生怕一转身就把她送走了。

老李转过身,无奈地看着沈年,“丫头,你跟着没用啊,你要真想留下来,不如去找少爷。”

沈年顺着老李的手指看去,那正是傅泽霖书房所在的地方。

老李心软归心软,却还做不到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被责罚,甚至被赶走。

沈年去找傅泽霖,必然是要被赶出去的,少爷最讨厌别人擅自进他书房的。

沈年咬了咬唇,鼓起勇气往书房走过去。

她抬起纤细的胳膊,敲了敲门,敲了一遍没人应,又敲了第二遍,还是没人应。

突然,里面传来一声巨响,像是玻璃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。

沈年吓了一跳,抓住门把手推门而入。

进去就看见傅泽霖捂着胸口,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,旁边是摔碎的玻璃杯,里面的水洒了一地。

沈年急忙跑过去,跪在傅泽霖面前,张了张嘴,却不焦急的知道该说些什么,抓着傅泽霖的胳膊,想尝试将他扶起来,然而她的力气太小了。

“药......”

傅泽霖艰难地吐出一个字,想抬起手去拿桌上的药瓶,最终却无力的垂下了手。

沈年看到了那个药瓶,起身把药瓶拿下来,拧开从里面倒了一把在手心,带着哭腔问,“吃、吃几颗?”

傅泽霖自己从她手里抓了两颗,塞进嘴里。

沈年注意到地上的水杯,又急忙跑过去重新接了一杯水过来,递到傅泽霖嘴边。

傅泽霖吞下药,缓了大概两分钟左右,才从地上坐起来,脸色苍白地看着沈年。

沈年规规矩矩地跪坐在地面,低着头,傅泽霖没起来,她也不敢站起来。

“你怕我死?”傅泽霖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戏谑。

沈年死死抓着婚纱,点了点头,小声说:“之前王婶说我妈妈死了,我就再也没见过妈妈了。”

傅泽霖瞳孔微微闪烁,再次仔细打量着沈年,她虽然长得瘦弱,却长着一张娃娃脸,还有点婴儿肥,眼睛又黑又圆,像极了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狗。

“扶我起来。”傅泽霖说道。

沈年连忙照做,抱住傅泽霖的胳膊,费尽全力才将他扶起来,高大的身影立刻笼罩着她。

沈年这才发现,自己的身高只到傅泽霖的胸口。

傅泽霖走到沙发上坐下,沈年便跟在他身边站着。

“咕咕......”

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,沈年立马捂着肚子,试图阻止肚子的叫嚣。

傅泽霖视线落在她肚子上,“没吃饭?”

沈年点了点头,反应过来后又摇了摇头,“我,我不饿,”还强调一遍,“一点都不饿,不要赶我走!”

傅泽霖眉头微蹙,“怎么,她们不给你吃饭?”

“吃的!每天都有吃的!”沈年强调‘每天’这两个字,恰恰侧面证明了自己进食的状况。

“都吃些什么?”

“吃......”沈年歪着头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些食物,“带水的饭。”

“粥?”

“嗯!”应该是粥吧?

“你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?连粥都不知道。”傅泽霖不得不开始正视面前这个瘦弱的少女。

她脑子看起来没有问题,能正常交流,但严重缺乏常识。

除非她一直与世隔绝,否则就算是在监狱关了几十年的犯人都不可能不知道粥是什么东西。

当然,也不排除是装的。

“一个黑黑的小房子,有很多小伙伴,它们还会打洞呢,就是喜欢抢我的吃的......”沈年嘟囔着,没发现傅泽霖的眉头越皱越深。

他从沙发上起身,走到书桌前拿起电话,“送点吃的到书房。”

沈年听见吃的,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。

很快,老李带着佣人端来食物,都是沈年从来没见过的。

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佣人手里的东西,看着他们一件件放在桌上,傅泽霖不开口她也不敢动。

老李格外诧异,少爷居然没有发怒,居然还留沈年在屋里吃宵夜?他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。

傅泽霖瞥了眼老李,“出去。”

老李收回视线,连忙退了出去,还贴心的将门关好。

傅泽霖坐在沙发上,对沈年道:“过来吃吧。”

沈年走过去,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南瓜饼,看了眼傅泽霖,然后放到嘴里咬了一口,甜糯的口感让她差点就丧失了理智,沈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。

狼吞虎咽,吃了一个,又拿起另一个,整盘南瓜饼被她吃了干净,又把手伸向了那盘牛排。

傅泽霖看着沈年想饿死鬼投胎似的,把桌上的食物席卷而空,就连那一大碗发菜汤都喝的一滴不剩。

他眼中充满了诧异,这么小个身板,是怎么装下这么多食物的?

这不是最关键的,最关键的是她没有用筷子。

沈年看见傅泽霖的目光,她吓得打了个饱嗝,油腻的小手无措的在婚纱上擦了擦,“我,是不是吃的太多了?对不起,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!”

“是够多的。”傅泽霖神色恢复如常,视线落在她那沾满油渍的婚纱上。

沈年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,小声问道:“不要赶我走好不好?”

“哦?”傅泽霖玩味地盯着她,“那你说说我凭什么留下你?”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