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蓝先生:夫人又要和您离婚了
蓝先生:夫人又要和您离婚了小说试读_文果蓝慕樵小说全文章节列表

蓝先生:夫人又要和您离婚了

主角:文果蓝慕樵 作者:半壁青草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3-28 10:51:53

先生 夫人 离婚

张花听了文果这话,不由的一个愣神,随之就恢复了正常。

“什么编排?我说的都是事实,你开豪车,穿名牌,没有人包养你,你怎么可能这么有钱?”

听了张花的这话,文果几乎都要笑了。

照她这么个逻辑,那所有开豪车穿名牌的女人,难道都是被人包养的吗?就不许人家是和自己家老公辛苦奋斗得来的吗?

什么理论?

“你说的这么真,是你抓到证据了吗?包养我的那个人长什么样?是干什么的?”

“谁知道啊,就看你这副营养不良的样子,包养你的人肯定光彩不到哪里。”张花撇嘴,冲着文果叫嚣。

“空口无凭啊?”

张花不以为意,她挑眼,冲着文果做出了一个你能奈我何的眼神。

“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,你张花跟别人有一腿,比如,有一天晚上,在车库里,你和一个男人抱的紧紧的,裤子都脱到膝盖了?还有啊,那个男人脑门上寸草不生,看起来好像是……”

听到了这里,张花的脸瞬间就黑成了一片。

那天晚上?

文果竟然知道那天晚上的事?

那天晚上,她和医院的办公室副主任酒后**,在地下车库的没人脚落里,俩人热火朝天的发生了一件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没想到竟让文果给看去了?

“你胡说……姓文的,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敢胡说,我就把你的脸打烂……”张花气极败坏,这种被人揪到了小尾巴的感觉,还真并不好受。

“我是不是胡说,你心里清楚,张花,我告诉你,别想欺负我,不然,我要你好看。”

文果的这话,对张花起到了一个震慑的作用。

她瞬间闭嘴,不敢再多说什么了。

“张花,我希望你明天早上在集团的工作群里面郑重的向我道歉,不然的话,我会将那天晚上的照片,发布到群里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说完,文果离开。

张花是聪明人,她心里面打的什么小九九文果清楚。正所谓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再看张花,脸青一阵白一阵的,变化多端,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仿佛有一口粗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一样。

小护士担忧的拉了拉张花的衣服,小声问道:“张姐,你会给她道歉吗?”

“我凭什么给她道歉?”

张花怒气冲冲的拂开了这个小护士,扭头就走。

栽了,她竟然栽到了这个倒霉蛋的手里,不行,她得抓紧时间去找人商量一下这件事情的后续怎么处理。

收拾了张花,文果就下楼,去往了医院的大门口。

手机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
是医院方面打来的。

“文大夫,急诊接了一个病人……”

“哦?”文果止住了脚步。

难道,又是什么疑难杂症吗?

“病情看起来不严重,可患者指名说要你亲自接诊。”

“我?亲自?”文果并不以为她能优秀到这样的地步。

连患者都指名要她亲自接诊了。

“患者似乎是有点儿背景,己经知会了院长那里,院长同意了,说让你速去急诊会一下诊。”

文果有点儿无奈了,现在这些有钱人,真心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?拿院长来压她?

治病救人,救死扶伤,那是她基本的医德,拿院长压她,那就有点儿不怎么光彩了。

“不去。”

“院长说,这人很有背景,他们公司正打算投资咱们医院分院的建设资金。文大夫,为了咱们医院的前途,也为了病人们能有一个更好一点儿的治疗环境,您还是妥协一下吧。”

还真别说,给她打电话游说的这位工作人员,也是一个人才,他进退得宜,巧舌如簧,真的就把文果给说服了。

“好吧。”

文果应了下来。

她抬脚去往了急诊的办公地点。

豪华的病房内,文果拿着听诊器过来。

当看到床上病人的那一张脸孔的时候,文果差一点儿就被弄断气了。

蓝慕樵……

刚才他还气焰嚣张的在电话里面催促自己让自己回家,现在可倒好,不过是半个小时的时间,他就躺在了这里。

真是……

呵呵,恶人自有天收。

此刻的他,就好像是一只虾米一样弓身蜷缩在病床上,豆大的汗珠一个劲儿的从他的脑门上往下掉落。

姜同守在他的身边,不知所措。

看到文果进来,姜同迅速的迎了上来。

“蓝……”

太太二字还没有叫出口,就被文果冰冷的给打断了。

“这里只有文大夫……”

“好吧,文大夫,我们蓝总疼的厉害,麻烦您给看一下。”

疼的厉害?文果并不觉得。要是真疼,也不至于又挑又捡的找大夫了。

“躺平,说说哪里疼?”

文果将蓝慕樵躺平,伸手隔着衣服在蓝慕樵的肚子上面按压。

“这里疼吗?”

蓝慕樵点头:“疼……”

“那这里呢?”文果又往下按了一点儿。

蓝慕樵的身体一个僵硬,稍时才恢复正常。

“也疼……”

“今天一天都吃了什么东西?”文果再问。

“早上吃了一块牛排……中午没有吃饭……晚上参加了一个宴会,饮了少许酒……”姜同回忆蓝慕樵的食谱。

好家伙,一大早的就吃牛排?你不疼谁疼?

“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我就是一个急性肠胃炎,你给开点儿药就好了。”蓝慕樵明显的有点儿不悦了。

他看这女人的架式,仿佛是有意折磨他,好看他的笑话。

文果冷脸:“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?你要是懂这么多,你为什么来医院,在家里等死岂不更好?”

听到文果的这话,随行的医生和护士全部都愣住了。

这是一个医生对待病人该有的态度吗?

“你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文果呵斥他。

听到闭嘴这两个字,姜同的脑袋上涌出来了一抹细密的汗水。

文果竟然呵斥蓝慕樵?她竟然敢让蓝慕樵闭嘴?这可是文果嫁给蓝慕樵三年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。

确切的说,是文果不敢。

“把他裤子脱掉!”

“死女人,你想干什么?”

一听文果要脱自己的裤子,蓝慕樵强忍疼痛的拽住了自己的皮带。

这女人,莫不是想趁着自己生病的机会,对自己另有所图吧?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